Starpider

开学长弧不开坑不割肉

海棠花下。

*all堂预警

*智障堂(字面意思

*有没有后续看心情((......


  德云高中栽了很多海棠。

  女孩子常跑去摆弄那些艳红的花朵,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手指拨弄开花瓣,鼻尖凑上金灿灿的花蕊。极为好看的几个女孩子也偶尔会摘下朵海棠来,她们将花萼与一段茎叶一起折下,别在左耳上,那花瓣就抵在她们同样柔软的脸上,或者是挡住了她们的眼角。

  而那些高大的男孩儿们却只好奇那些洁白的、边角缀上蕾丝边的胸衣如何附上姑娘们小巧馥郁的乳房,那些有着条纹装饰的纯棉三角裤如何勾勒出她们的臀部,他们的目光总追随着她们,赤条条的目光就那么看着她们在体育课上伸展的四肢,或是在擦黑板时摆动起白皙的柔软手臂——进入高中后男孩儿们就开始疯狂的窜高,早晨躺在宿舍僵硬的床板上似乎都能听见骨骼拔长的声响,他们的脸庞也逐渐开始有了些许棱角,心思变得让人琢磨不透,荷尔蒙无处发泄般的逮着空便跑去篮球场、女子更衣室。

  高三三班的孟鹤堂也是德云高中的男学生中的一员。女孩子们常说孟鹤堂的眼睛里缀进了整个星河、但在同班的男孩儿们看来那不过是破碎了的玻璃珠子而已;女孩子们常将自己偷藏在储物柜中的小零食与糖果分享给孟鹤堂,就像是投喂小动物一样、但同班的男孩儿们却连让他好好吃个午饭都困难,他们在他打到饭后有意无意的绊他一脚、将他餐盘中的荤菜悉数夹走,有的时候连米饭也不给他留下、他们把他推搡进一堆女孩子中,因为他手足无措面红耳赤的样子而大笑。

  孟鹤堂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被欺负的对象——他连句简单的话都能说的磕磕巴巴,过长的句子会让他没法理解,那时他只会低着头尝试去消化这么些词儿的意思,实在想不出来了就急得眼泪打转。学生们总觉得看他那样好笑,便经常有人对着他说了一长串儿的话来逗他,他也没觉得那是在为难他,只会不断小声地说着对不起,见别人笑了他也就跟着扬起笑来。

  有人说孟鹤堂是小时候生了场大病,大夫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脑袋却烧坏了。他父母却也道这样倒好,每天开开心心的也没什么压力,说不定是福。

  午休的时候学生们对孟鹤堂的欺负变本加厉,他们将孟鹤堂围在中间,手上没轻没重的掐上他白皙的手臂或是拍拍他的面庞。他本就生的白净,被掐过的部分立刻泛起红来,他鼓起勇气来用那双已有了水色的双眼去瞪了眼,最后还是被捉弄得抽着气蹲下抱住自己。他不确定围着他的那么几个男孩儿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只觉得是又有人来了,颤颤巍巍站起来了还是不敢抬头。

  “抬头。”他觉得是有人在自己头顶上说话,他吸吸鼻子慢慢直起腰板来缩着脖子,还是没敢抬头看看是谁。“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的什么,抬头——。”孟鹤堂生怕人是不耐烦了,一句话里也就听进去抬头俩字儿。张云雷见他倒是听话便也没像先前那样再捉弄他,抬手揉揉面前这泪人儿的发顶权当是安慰,他又在兜里掏出颗奶糖来剥开了塞进孟鹤堂嘴里,指尖抵上他柔软的上唇。

  他当即便笑了起来,抓着张云雷的衣角嘟嘟囔囔叫着“云雷、云雷”。小孩儿只记吃不记打,全然忘记了第一个带头挤兑他的便是张云雷,他开开心心回到了自己座位上涂涂画画,时不时停下了趴在桌上看着和自己隔了两组的张云雷,舌头将嘴里的奶糖顶来顶去。

  “小孟儿,张云雷又给你吃糖了?”金霏转过身来点点他的课桌,金丝边眼镜下一双眼睛将孟鹤堂开心的模样全收入眼中。小孩儿将视线转向了金霏身上又点点头,开口的快乐情绪藏都藏不住:“云雷……一直给我的。”

  “罢了。”金霏深吸口气却终是只吐出了两个字儿,孟鹤堂还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又惹了人生气的当口儿就看见他把一把糖果都放在了自己桌上,“你要是喜欢吃就都拿去了……”他缓慢说着同时指了指那五颜六色的糖果,见孟鹤堂似是理解了的模样便继续开口,“我储物柜里还有,等会我拿来了给你。”他的食指指节敲击着孟鹤堂的桌子。他看见他前些日子里被人划伤的手背上还贴着他选的创口贴,边缘已经有些发黑了明显是没换过的样子,“这个创口贴也该换了,你说你怎么就不会自己把它撕下来了换掉呢。”

  孟鹤堂没能分清这话是不是在骂他,只是看着金霏的双眼又笑起来,金霏叹口气挥挥手说着“罢了罢了”便转过了身继续翻起桌上的名著来,指尖挑起了书页刚准备翻页时却听见了后头的小孩儿小声嘟囔起来,

  ——“这是你帮我贴的呀……”

tbc。

没人会记得的故事.

*铁虫/盾冬/贱虫.
*有贱虫提及,洁癖注意.
*有部分角色死亡描写.
*是糖,可甜.

1.
  Tony是个贵公子,从小生活优越不愁吃不愁穿,大鱼大肉吃腻了随手就是一挥喂狗。但这公子哥和普通青年一样的一点就是离了家自己搬去别的地方住。

2.
  贵公子Tony新宅对面就是家花店,店主人是个看着还没成年的小子,大眼睛,棕头发,白白净净的像个学生娃。
  Tony刚搬来时没少光临他的店,就算只是去搬盆花也能被小店主拉着讲许久,小店主话很多,一开口就像小鸟一样讲个不停。高兴的时候像春季的嫩叶一样跳起舞,激动的时候像姑娘一样双手托着脸颊张大嘴巴,生气的时候像个刺豚一样把腮帮鼓得老大,但没多久又自顾自笑起来。
  Tony唯独没见过他伤心的样子。

3.
  小店主在Tony摆弄自家门口那些花花草草时告诉他他叫Peter,Peter Parker。
  他的声音一半像是小孩子一样,但是却又有一半和学生娃一样青涩,Tony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
  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向Peter,他靠在那用有些破旧的帆布充当的遮阳布的一根木制支架上,身上围裙的颜色和他眼睛的颜色一模一样。他这才注意到Peter的眼睛是好看的打紧,一对棕色的眼睛里像是缀满了整个星空一样亮晶晶的。
  “噢,那是个好名字。”Tony这样回答到,“Tony Stark。”

4.
  这个镇上有家酒吧。
  Tony喜欢在每周六的晚上去那里,因为那时候所有人都想在短暂的最后一个休息日的晚上好好喝上一杯,比如他刚结识的Steve和Bucky。
  Steve和Bucky都是军队里的士兵,听说两个人都来自一个种满花的小村庄,即使故乡像是个温柔乡,他们两个却是每个休假都得光临这家店不下三次。
  “等战争结束了我们就去结婚。”Steve曾在许久之前,也是开战前最后一个休假的周六夜晚这样说到,他那双湛蓝的眼睛看向Bucky,随后举起酒杯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他没刮干净的胡子上沾了雪白的啤酒沫。
  Tony则是举起了酒杯意思意思敬了Bucky和他:“祝你好运,老兄。”

5.
  Peter的花店里有两把躺椅。一把他自己坐,另一把从不让任何人坐,但总得和他的那把放在一起。他会把自己的甜甜圈分给Tony一半,允许他免费搬走一盆花草,但他就是不愿意让Tony或者是其他人坐上那把躺椅。
  大中午在窗边研究自己新科技的Tony又听见了对面的声音,木椅的椅子脚与石子路磨蹭发出稍有些刺耳的声响,沉闷的一声后Tony算是确定了两把椅子都被小店主搬到了店外头。
  Peter喜欢在中午的时候晒太阳,整个人半躺在躺椅上双手交叠在腹前,半眯着眸子像是只猫一样就差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来。

6.
  小镇上来了一对兄弟,据说是贵族人家跑出来的,哥哥叫Thor,弟弟叫Loki。
  Thor在一家工厂上班,平日里粗活累活都干,完全不像个少爷的样子。Loki却完全不一样,刚搬来没几天他就搞得整个小镇鸡飞狗跳,刚跑去苹果摊上捣乱又跑去教堂逗那些唱歌的姑娘们,他的恶作剧无处不在。
  这对兄弟也时常出入酒吧,Loki常在Thor和服务生聊的开心时嘲笑Tony是个发育不良的学生娃,却没看自己瘦得跟玉米杆一样。

7.
  在某个夜晚Tony从Peter嘴里知道了他店里那把躺椅的故事。那把躺椅是Peter的男友,准确来说应该是未婚夫的,他的名字叫Wade Wilson。
  Wade是在Peter还在上高中时来的这个小镇,那时候Peter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害羞,内向,容易动情,Wade只是偶然给了他一个笑就让他高兴半天。
  后来的后来他就和Wade在一起了,他们就像是两株野生植物,在土壤下的灵魂互相吸引,纠缠,直到几乎离不开对方。Peter本想在成人那天求婚,Wade却去参了军,“Babyboy,就算哥再怎么不能离开你哥也要去,一定要去,不得不去。”
  他与Wade在公车旁忘情的接吻,他从没这么害怕过,双唇抖得厉害,一双眼睛水汽蒙蒙的像是幼兽一样,他紧紧抱住Wade,将脑袋埋在他颈脖不住的吸入他的味道。
  “你回来之后我们就结婚。”Peter说。

8.
  Tony带Peter去了那个酒吧。小孩子一副新奇模样到处张望,一双眼睛扑闪扑闪得像是要将整个酒吧都收入眼中,他像是金丝雀一样到处跃来蹦去的讲个不停,自我介绍也比以往都要时间更长也更详细。
  Tony给这孜孜不倦的歌唱家点了一杯果汁,后者也就毫无防备的乖巧坐在Tony身旁叼着吸管喝兑了啤酒的果汁。
  当天晚上Peter醉得厉害,一张小脸红彤彤的,嘴张张合合憋半天也讲不出话来只是不断打着酒嗝。
  他紧紧抓着Tony的衣服,双眼盯着他随后却又咯咯笑了起来,Tony只听见他含糊不清的念到:“你什么时候回来。”

9.
  那之后没多久战争就结束了,可Tony迟迟没等到Steve和Bucky回来,Peter也没等回他的Wade。
  整个小镇都在等他们的士兵回来。
  那天突然有辆车送来了一整车的尸体,他们破损不堪,浑身散发恶臭和血腥味,满身泥灰,断胳膊少腿,缺个脑袋没了一半身体。没人相信那是他们等了那么久的士兵。
  Tony找到了Steve和Bucky的尸体,他们也像那些士兵一样毫不得体,Steve的全身都有子弹留下的痕迹,脖子上一道痕迹深得很。Bucky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腹部破开一个大洞,里面空荡荡一片,Tony猜他的内脏落了一地。
  只是两个人的左手无名指上都戴着易拉罐的易拉环以充当戒指,易拉环对两个大男人的手指来说太小,将他们的手指套得紫红甚至嵌进了肉里。

10.
  Peter却没能找到Wade的尸体。
  Tony看着他从一开始的欣喜若狂到后来不断抖着下巴扒着尸体堆,Tony本想上前阻止他他却又突然跪倒在地面上,他双手揪着胸前的衣物,那样子让Tony觉得他要把自己的心脏都给揪出来。
  Peter就维持那样的动作过了几秒钟后,Tony听见了几乎微不可闻的抽噎声,随后是越来越大的抽气声,最后变成了放声大哭。他哭得撕心裂肺,之后又开始咳嗽,不停歇的咳嗽声与穿插进去的抽噎声使Peter此时像是要将体内所有内脏都咳出来般。
  所有人都只是不作声响的围着Peter。

11.
  在那天之后Tony没再见到Peter,他有时会因为那天没有拥抱Peter而有细微到几乎没有的遗憾。
  有人说Peter从海边跳了下去却撞上了礁石,人摔得稀巴烂,也有人说他是去了别的地方生活。只是Tony家对面那个花店没有被拆除,两把躺椅还是像那车尸体来前一样放在花店门口,几株植物却一个两个都焉了。
  后来的后来Tony将Steve和Bucky埋在了一起,在一块正对着开满了花的花田不远的地方。Thor和Loki搬离了小镇,小镇上再也没了那恼人但又悦耳轻盈的笑声与接连不断的恶作剧。

  Tony在没多久之后也离开了小镇回到故乡,没人会记得发生在那个小镇里的事情的。

【雷安】回忆录.

*安迷修第一视角.
*现pa.
*人物属于七创 ooc属于我.
*平平淡淡才是真的文风(。

  我的名字叫做安迷修。
  大抵是一个普通的青年,至少活到现在的二十八年里还没有搅过什么大事。

  除了和雷狮互殴到进医院。

  噢,忘了说了,雷狮勉强算是我的发小,我和他从小就认识了。从幼儿园的以猜拳来分最后一块饼干,到高中时戳戳对方问要选文还是理。
  他是个很讨厌的人,很霸道,不讲理,目中无人。

  在春天的时候他总是穿着那身白色的卫衣,脑袋上的头巾还是不摘。他会在上课的时候趴在桌子上,指甲在有点粗糙的课桌上磨啊磨,发出咔啦咔啦的响声。春天的午后总是让人感到很困,我眯上眼睛朝他看过去,第一眼却是撇到他绛紫色的双眼。
  夏天很热,蝉在树上不停的叫着。那时候的我还是规规矩矩的穿着厚厚的校服,在大太阳底下晒得满头大汗。而雷狮不一样,他会脱下蓝白色的校服外套,把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露出精瘦而又有着不明显肌肉的小臂。他会在篮球场上飞奔,跳跃,和他的狐朋狗友嘻嘻哈哈的打闹在一起。

  嗯?你问而我呢?
  大概只会在树荫底下看着他吧。

  最让人忽略不了的是他投篮的时候,他能越开人群在三分线上投个三分球。他会原地轻轻的跃起,手腕动一动就可以进一个球。他会大笑着,但是看起来又没有那么喜悦,拜托,他又不是第一次投进球了。

  高三的秋天他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怀中抱着那个有些染上操场绿漆的旧篮球――他一定是刚打完球赛没多久。我从公园的入口看见他双手揽着秋千的长绳,整个人都向后靠着,只有脚尖着地。他看向我,问我:“安迷修,你要去哪所大学?”
  终于可以和这个我讨厌的人分开了。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我还是感觉有点难受。可能只是因为要少了一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人了吧,只是从此之后再也看不见他在篮球场上撒欢了而已,只是从此之后再也看不见他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而已。
  只是之后都少了他而已。

  冬天的时候我已经毕业了。不,不对,应该是我们已经毕业了。
  在家休学是真的很难熬,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这里的冬天一直很阴沉,仿佛从来没有过晴天,天气也很冷。我每天只是在家里看书,听音乐,偶尔抽支烟。
  那天我看书看到一半便隐隐约约的睡着了,最后怎么醒来的也不知道。只是在梦里梦见了一个人,我不记得他是谁,也不知道他能是谁,只是梦里那双绛紫色的眼睛让我忘不了。

  入春没多久后我便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不知道雷狮会去哪所大学。或许是所优秀的大学,或许是所下三滥的大学,也或许他没考上大学。
  我记得高三的毕业典礼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一个人在天台抽着烟――后来我抽烟也是和他学的。他没有再穿着蓝白色的,厚厚的校服,而是穿着他的那件白色卫衣和黑色的紧身衣。他的那条牛仔裤已经有些磨损了,裤脚有些磨破了,还有线头隐隐约约的露出来。
  他看向我,还是往常那个狂妄又不羁的笑,平常他总会这样笑着叫我“傻逼”,或者是在我背后来上一拳。可是这次他没有,而是吐出了长长的一串烟圈来,他开口说:“再见。”

  我想毕业典礼结束那天我应该留住他,我看见他一把抓起他座位上的书包,然后甩到左肩上去。而我那时还在整理自己的包,他走得太快了。
  我只看见他很快的离开了教室,随后就是他的两个朋友跟了上去,我知道他们会去找雷狮他在高二的那个弟弟。不过就算我知道也没什么用,我没能来得及说一声“等一下”然后叫住他,或者是像女孩子告别一样对他说一声“拜拜”。我坐在座位上看着他走过教室的窗,然后被墙壁挡住。
  之后我没有背上书包――我冲出教室去追他。他走得真的太快了,当我冲出教室后门时他已经下了楼梯,我跟了上去。期间我也有因为其他班的同学拖湿的地板而险些滑倒,或者是踩到自己的鞋带。我一直追他到了教学楼下,我看见他站在教学楼门口点燃了一支烟。

  我想上前去和他面对面讲话,就算是一句“再见”也好。可是我却迈开不了腿,我的双腿从没有这么沉重过,就连在体育测试时也从没有过。于是我转而伸出了手,仿佛能够够到他。但是换来的只是渐渐入冬后的寒风把我的指尖吹得生疼,我很想问雷狮他只穿了那么点会不会冷,但是我没能开口。
  我再次看着他逐渐走远,慢慢的消失在那么多的教学楼中。

  回到教室时有两个女孩子在捣鼓我们教室后的橱柜,看样子是高二的学生来把下学年要用的东西先放掉。那个蓝发的女孩子动作很慢,可是那个戴着星星发卡的女孩子却在旁边也同样慢慢的等着。
  这让我想起了我高二时也曾来这里放过自己的那些东西,没有人陪着我。雷狮吗?他怎么会在意这些东西。

  后来那两个女孩子走了,而我还在整理自己的书包。在我把笔袋塞到书包最下层时我好像翻到了什么东西,薄薄的一张,很光滑,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抽了出来。
  那是一张照片,应该就是高三时拍的。上面是雷狮,他抱着球坐在台阶上喝水。
  我隐约记得那是我所参加的摄影社团所要求拍的,一张你所重视的人的照片。把这种照片交上去一定会出问题的,于是后来我拍了一张我母亲的照片,把这张放进了书包里。

  而这张照片成了我那时的慰藉,我记得我曾攥着那张照片流泪,它被攥得皱皱巴巴的,还有泪珠落到上面。
  但它现在却还卧在我的橱柜最下面,起初我会每天都带着它,但现在也只是偶尔翻一翻。

  随着我对这张照片的变化,我记忆里那个有着绛紫色眼睛的男孩子也随着他嘴边的烟慢慢走远。